输卵管检查和治疗到底痛不痛

  输卵管检查和治疗


  疼痛问题,这是很多人最关心的了。很多人就是自己把一切想的太可怕因此没有这个勇气。怕疼是每个人都会的,我也不例外。你要是让我回忆,那么最恐怖的还是通液时候给我扩宫插管的过程了,天哪!我还是在我们这里最好的公立医院做的通液,可是她们在整个过程里所表现的太不尽人意了!由于我的宫颈内口紧外口松,所以插管不容易插,好容易插好了外口又会松的让管掉出来,所以她们几个人乱作一团地给我弄,把我疼的呀!还老是说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以至于后来推液体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绷着的,其实推液体不怎么疼,只是酸酸胀胀的。我想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那阻力大也是肯定的吧!第二次通液完全的不成功,又是使劲地各种方法地给我插管,左试试右试试,然后液体一点也推不进去,就跟我说完全堵塞了,只能试管或者手术了。由于没有液体进入,所以这次的疼痛没有在肚子里,来得快去的也快。


  第一次通液后在病房休息,有个姐姐刚做完腹腔镜,一问起来,说是原本通液是通畅的,可是医院没有开消炎药,她也不懂,过了一年再过来造影,就是伞端粘连只能手术了。当时我听完很心疼,一个消炎不谨慎导致了一个手术。


  通液带给我的恐惧难以言表,所以我去乌鲁木齐做造影的时候很怕很怕。第二次通液后连夜赶去,却被告知感染了,只好又回来治疗了一个月再去。第二次去造影的时候,内心的煎熬,尤其是等待白带化验单时的那份紧张,至今还十分清晰。如果没有上一次感染的告知,我想我不至于怕成那个样子。好在顺利过关!做好碘油过敏试验,打完阿托品,阿托品就是防止输卵管在造影过程中产生痉挛的,然后就是在造影室门口排队了。我是倒数第二个,看着前面的姐姐进去出来,我的心就一直砰砰地跳。第一个姐姐出来后脸色不对,于是让她立刻打针了。后面的几个姐姐,竟然高高兴兴地就出来了,我实在摸不准这个造影到底是怎样的了。


  终于轮到了我,姨姨一直在劝我,说通液那样痛我都挺过来了,让我别怕。其实我不是怕痛了,那时候怕的是结果不会真的是堵塞了吧!阿托品让我感觉口好干,可是又不敢喝水怕上厕所耽误叫我了。进入造影室,躺在那个台子上,我告诉了医生我的宫颈问题,结果她并没有在意,很顺利很快地就把管给我插好了,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然后就听见拍片子的声音,然后开始给我推液体,我居然没有感觉到痛,医生进来跟我说右边有一点不通畅,但是已经推开了,我哦了一声。然后我就听指令,左侧位拍了张片,右侧位拍了张片,医生又进来继续推液体,问我哪边痛,其实我哪边都不痛,可是她一直问一直问,我仔细感受了下,我指着肚脐眼那里说中间痛。然后就听医生大喊着说爆管了,然后把后面那个姐姐的碘油先拿进来给我用了。整个过程插管三次,液体进去都不觉得疼痛,我的造影就做完了。


  所以到底是不是“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呢?我也实在不好下定论。貌似通液时使用的地塞米松是有点麻醉效果的?造影时的阿托品是起到镇定作用防止痉挛的。我造影后发抖了,大概是我个人体质不好吧,反正被急救了一下,液体输了以后也就好多了。那天我们造影的有十来个人吧,三个有不适反应,第二天的就全部良好。所以真的是个体差异。从造影室出来以后医生是不许你立刻走开的,要在门口坐十五分钟左右,就是观察你的情况是否良好。我至今还记得在我发着抖下那个台子的时候那个医生大声地一遍遍地跟我强调不能同房避孕三个月的场景。当时我真想说这些我都知道,你还是快把我扶出去吧!哈哈!


  造影后医生让我们第二天早上十二点再过去拍片子,当时的那些姐姐都不明白是为什么,于是我很专业地告诉她们是为了看碘油在盆腔内的弥散情况,然后大家都对我投来敬佩的目光,哈哈!第二天就只是躺在那个台子上拍了张片子就下来了,很轻松很容易的。可不是有些姐妹想的是不是又要插管折腾一次啊!


  造影过程中那些消毒啊之类的小问题我就没写了,这可不代表着我没做哈!我只把一些大家比较关心的大问题解说了一下。


  说了那么久的造影了,咱们接下来继续说说通液。会有人说,你前面不是说了通液了么,而且似乎你还不提倡。不是我不提倡,我是从我的角度不想让大家经历和我一样痛苦的经历。如何选择不在我,而是在你们。通液是具有治疗作用的,我们不能将它全盘否决。在检查的时候选择B超指引下的通液是比较好的,在治疗的时候,治疗性通液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也就是我常说的——宫腔灌注。


  宫腔灌注和通液的整个过程是一样的,只是药物的使用不同。宫腔灌注使用的都是一些消炎作用的药物,药物经过子宫,经过输卵管,对治疗通而不畅比较有效。相比起手术而言,治疗费用以及对身体的损伤程度都会比较小。


  我是专门从新疆前往青岛做的宫腔灌注。因为我造影后的医生对我说,我的情况她是不建议手术的,手术造成的二次粘连会更严重,副作用更大。在她看来,我的左侧是比较好的,所以就在造影后避孕的三个月里消消炎,然后试孕就可以了。但是我内心是不放心的。在给郝医生看完片子以后,我决定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这个问题先解决掉,治疗总比不治疗更让人放心。于是立刻着手订机票,造影后的第二个月,我就直接飞去了青岛。


  去的第一个早上,郝医生准备进行灌注,可是我给他的暗示太强,说我不好插管,因此他不敢使劲试,就放弃了,给我在阴道后穹窿处注射了消炎药物,一点也没感觉到痛。下午再次尝试灌注,很容易就插好管了,并且没有滑管的情况发生。这下就感觉出医生的技术太重要太重要了!仔细温柔,充分考虑到病人的感受,这样才不会感到紧张,在放松的情况下插管和推液体就都会容易很多。第一天灌注,我明显感觉到了液体在右侧流动时候的疼痛,郝医生说这说明我的右侧还是有轻微的通而不畅的。在整个过程中,他一直问我疼不疼疼不疼,在能够忍受的情况下第一天的灌注算是顺利结束。


  有姐妹问我灌注前做什么准备,需不需要带护垫什么的,由于我灌注完药都进去了,没有流出来的情况发生,我本身是没有用护垫什么的。可是大家都说会流出来,那还是带着以防万一比较好吧!


  灌注对我来说没有那么恐惧了。插管,打气,然后是推液体。要问我最害怕的是什么?不是插管,因为插管没有啥感觉,我个人害怕的是打气的那一下,不管是不是疼,我都会叫一声,然后抖一下,而很多姐妹对打气也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还还是说明个体差异不同了。


  第二天的灌注,郝医生说把热水袋放在小腹上,促进血液循环,帮助药物吸收,而且暖暖的对身体的刺激也小。我还傻乎乎地问,那不会把管子压出来啊?哈哈!热敷和灌注同时进行,是根本没有什么影响的。于是我一天天地感受着我右侧小腹的疼痛感消失,再后来,就转变为了想大便的肚子痛了。郝医生说这说明药已经很快从盆腔进入了腹腔,对于我这种伞端粘连的人来说,这是个好现象。可是,可是除了我没有几个人和我有相同的感觉,哈哈,那也说明个体差异了,我这人每天上厕所前都是肚子痛的。没有想大便的感觉也不能说明没效果哈!毕竟我是从火星来的,很多方面都跟正常人不同的啦!


  这几天的灌注里,我左侧基本没什么感觉,这充分说明了我的左侧从输卵管到伞端应该情况是不错滴!如果一开始有轻度的粘连,那灌注也已经彻底通开了。至于右侧,在最后几天也是完全没有感觉了,对于伞端有多少的松解,也只能说70%-80%吧!后来青青同学还是比我勇敢,她再次去做了造影去看治疗效果,拿着造影片去找了她们当地权威的专家,人家说哪里有什么伞端粘连嘛!都是好着的!这样一来,我就放心下来,还是没敢亲自再去做造影了!再到后来,那就是一起去青岛的我亲爱的兔纸同学,她怀孕了,那么灌注的疗效,也不必多说了。


  肯定还有很多人好奇,那我从青岛回来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怀孕呢?了解我的姐妹知道,我是个军嫂,当然这就快成为过去时了。自从我回来以后,俺家大胖还是保证不了回家的时间,于是乎,我就直接放弃了。一直在做的一件事那就是等待,等待他转业离开部队。这样,我才等于是真正结了婚,真正开始我的婚姻生活了。在等待的几个月里,我也会有空去监测一下,可惜的是我发现,我一直都是右侧排卵,左侧卵巢一直在睡大觉,冬眠了不知多久了还是没睡醒。虽然我不用担心宫外的风险,因为两侧输卵管还是通畅的,但是对于右侧伞端的那些“章鱼爪”,信心没有左侧的足啊!并且我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我们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姐妹,做了造影发现一侧比一侧情况好的,往往都是在情况不太好的那侧排卵,真真是气死个人呀!


  哈哈!大家看的出来,香梨现在的心态,还是比较好的!等大胖回来了,我得先好好享受下二人世界才行哪!孩子这个事,真的是缘分,与其把自己弄的无比痛苦,还不如开开心心先过好现在的生活呢!当然有一点我还是幸运的,我的周围没有什么压力施加到我身上!


  最后,真心祝福决定去做造影的姐妹结果都是好好的!希望正在犹豫的姐妹自己先权衡好利弊再做决定!祝愿造影后查出问题的姐妹早日康复!这条路上,大家一同携手走过!